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法学实务>案例评析>正文
陈某1、陈某2、陈某3诉陈某4、赵某、陈某5共有纠纷案
作者:李红恩 发布时间:2014/08/22 15:45:16 文章出处:

陈某1、陈某2、陈某3诉陈某4、赵某、陈某5共有纠纷案

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法院  李红恩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法院(2013)兴民初字第987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共有纠纷

3、当事人

原告:陈某1。

原告:陈某2。

原告:陈某3。

原告法定代理人:韦某。

委托代理人:黄飞,南宁市阳光法律事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陈某4。

被告:赵某。

被告:陈某5。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广西壮族自治区兴宾区人民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覃秀昌;审判员:覃志方、江祖添。

6、审结时间:2013年10月26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陈某1、陈某2、陈某3诉称,被告陈某4、赵某是夫妻关系,被告陈某5和陈某6系陈某4、赵某的子女。2006年4月,韦某与陈某6相识后同居生活;2007年5月20日生育女儿陈某1;2009年5月1日生育双胞胎子女陈某2、陈某3。2013年2月10日,陈某6在单位上班时发生事故死亡。2013年2月25日,经来宾市兴宾区蒙村乡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由企业方一次性付给陈某6家属各种费用共计人民币500000元。企业方后将上述赔偿款汇入到被告陈某4账户上,被告陈某4、赵某年龄已大,遂将上述存款的银行卡交给被告陈某5保管。原告三人年龄还小,韦某因照顾子女不能外出工作,没有其他的生活来源,致使生活困难。韦某多次找到被告陈某4、陈某5要求支付原告三人的生活费和代管原告三人应得的各种费用,被告陈某4、陈某5拒绝支付。陈某6生前需要抚养的人有原告三人及被告陈某4和赵某。原告陈某1需要抚养的年限为13年,原告陈某2和陈某3需要抚养的年限各为15年;被告陈某4需要抚养的年限为5年,被告赵某需要抚养的年限为9年。企业方一次性支付给陈某6家属各种费用共计人民币500000元,原告三人应分得抚养费为377193元,被告陈某4和赵某应分得抚养费为122807元。诉请法院判决原告三人应分得陈某6的死亡赔偿款377193元交给原告的法定代理人韦某保管。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2、被告陈某4、陈某5辩称,陈某6死亡后的赔偿款韦某及其家人来同被告商量过,应该分为五份,韦某不同意该意见,双方没有达成协议。被告已经汇款给韦某45000元。被告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3、被告赵某在法定期限内没有应诉和答辩。

三、事实和证据

被告陈某4、赵某是夫妻关系,被告陈某5和陈某6系陈某4、赵某的子女。陈某6系广西农垦糖业集团天成纸业有限公司职工。2006年4月,韦某与陈某6相识后同居生活。2007年5月20日生育女儿陈某1;2009年5月1日生育双胞胎子女陈某2、陈某3。2013年2月10日凌晨,广西农垦糖业集团天成纸业有限公司料场发生事故,造成陈某6死亡。广西农垦糖业集团天成纸业有限公司在事故发生当日给被告陈某4安抚费30000元和火化费2500元。同月24日,广西农垦糖业集团天成纸业有限公司给予陈某6家属代表红包钱14400元。同月25日,经来宾市兴宾区蒙村乡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达成协议:一、企业方再一次性付给陈某6家属各种费用共计人民币500000元;二、陈某6尸体于2013年2月25日火化,一切费用和事务由其家属负责;三、陈某6家属不再追究企业方的一切责任;四、陈某6家属不得再以此事为借口提出任何其他要求。同月26日,广西农垦糖业集团天成纸业有限公司分两次将500000元汇入到被告陈某4账户上。被告陈某4付给韦某45000元后,便将上述款项250000元转到被告陈某5的银行卡上。韦某曾多次找到被告陈某4、陈某5要求支付原告三人的生活费和代管原告三人应得的各种费用,但被告陈某4、陈某5拒绝支付。2013年3月21日,广西农垦糖业集团天成纸业有限公司出具证明赔偿费用包括安葬费、火化费、子女抚养费、父母赡养费等一切费用。原告陈某1、陈某2、陈某3的法定抚养人是韦某和陈某6;被告陈某4、赵某的法定赡养人是被告陈某5和陈某6。陈某6死亡时原告陈某1、陈某2、陈某3为未成年人,计算至十八周岁,原告陈某1需要抚养的年限为12年零3个月,原告陈某2、陈某3需要抚养的年限为14年零3个月;被告陈某4年龄在七十五周岁以上按五年计算抚养的年限,被告赵某年龄未满七十五周计算抚养的年限为10年。按2012年广西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 4211元,职工月平均工资 2846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户口本原件,证实陈某6是陈某4的儿子,也是三个原告的父亲;

(2)死亡户口注销单,证实陈某6因事故死亡;

(3)调解书,证实事故后双方达成了协议,由企业方赔偿家属包括抚养费和赡养费等各种费用50万元;

(4)事故赔偿证实,证实企业方分2次支付了50万元,存入陈某4账号,企业方支付的50万是子女的抚养费和父母的赡养费;

(5)农村信用社的证实,企业方已经按时将赔偿金钱已经汇入陈某4的账号;

(6)出生证明,证实三个原告的父母是陈某6、韦某;韦某的诉讼主体资格。

四、判案理由

广西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死亡赔偿金是指侵害公民身体造成死亡的,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抚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性质上是对受害者近亲属整体预期收入的赔偿。因此,赔偿权利人是指与死者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范围内的近亲属,即原则上应由家庭生活共同体成员共同取得。当事人请求分割且赔偿协议未明确赔偿项目,应视为是对权利人物质损失与精神损害的混合赔偿。陈某6死亡后广西农垦糖业集团天成纸业有限公司赔偿丧葬费后另行赔偿损失50万元,原告要求分割该笔赔偿款项,应扣除陈某6生前实际抚养的人抚养费用后,剩余部分的分配应根据与死者关系的亲疏远近、共同生活的紧密程度及生活来源等因素进行适当分割。上述赔偿款50万元汇到陈某4账户中后,又转到被告陈某5的账户上,被告陈某5有义务退还给原告。依照我国法律的规定,原告陈某1、陈某2、陈某3的法定抚养人是韦某和陈某6;被告陈某4、赵某的法定赡养人是被告陈某5和陈某6。陈某6死亡时原告陈某1、陈某2、陈某3为未成年人,计算至十八周岁,原告陈某1需要抚养的年限为12年零3个月,原告陈某2、陈某3需要抚养的年限为14年零3个月;被告陈某4年龄在七十五周岁以上按五年计算抚养的年限,被告赵某年龄未满七十五周计算抚养的年限为10年。综上所述,参照2012年广西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陈某6死亡后负担原告陈某1的抚养费为25792.5元[12年×4211元/年+3个月×351元/月)÷2人],原告陈某2、陈某3的抚养费各为30003.5元[14年×4211元/年+3个月×351元/月)÷2人];被告陈某4的赡养费为10527.5元(5年×4211元/年÷2人),被告赵某的赡养费为21055元(10年×4211元/年÷2人)。扣除上述原告抚养费共85799.5元和被告赡养费共31582.5元后,死亡赔偿金尚有382618元,应由赔偿权利人原告陈某1、陈某2、陈某3和被告陈某4、赵某平均分割每人76523.6元。被告陈某4、赵某、陈某5应把原告所得的份额,扣除被告陈某4已支付给韦某45000元后,支付给原告陈某1、陈某2、陈某3。被告在庭审中提出韦某得到广西农垦糖业集团天成纸业有限公司红包钱3600元;韦某对此有异议,被告亦没有提供相关证据证实,不予采信认定。

五、定案结论

广西来宾市兴宾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判决如下:

一、被告陈某4、赵某、陈某5支付给原告陈某1的抚养费25792.5元和死亡赔偿金76523.6元,共计102316.1元。

二、被告陈某4、赵某、陈某5支付给原告陈某2的抚养费30003.5元和死亡赔偿金76523.6元,共计106527.1元。

三、被告陈某4、赵某、陈某5支付给原告陈某3的抚养费30003.5元和死亡赔偿金76523.6元,共计106527.1元。

四、驳回原告陈某1、陈某2、陈某3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述判决第一、二、三项共计315370.3元,扣除被告陈某4已支付给韦某45000元,被告陈某4、赵某、陈某5还应支付给原告陈某1、陈某2、陈某3共计270370.3元。

本案受理费6957元,诉讼保全费1500元,两项共计7457元,由原告陈某1、陈某2、陈某3共同负担2112元,被告陈某4、赵某、陈某5共同负担5345元(上述诉讼费用原告已经预交,被告承担的部分应在支付给原告的死亡赔偿金时一并退还给原告)。

六、解说

本案的难点在于由于现行法律对死亡赔偿金性质的模糊规定,导致部分法院判决结果的不统一,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法院判决的公信力。死亡赔偿金在实务审判中,主要遇到以下问题:

1、死亡赔偿金是物质损害赔偿还是精神损害赔偿

第一种观点:死亡赔偿金是物质损害赔偿。《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九规定:“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由该条规定可以看出,死亡赔偿金的计算也是依据被害人的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标准(或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以及由被害人死亡时年龄计算出来的可预期的生命年限计算出来的,是对死者可预期的生命年限内的收入损失所作出的物质性赔偿。

第二种观点:死亡赔偿金是一种精神损害赔偿。“一个人死亡后,对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进行赔偿,目的是给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进行安抚,抚慰他们因为丧失亲人造成的精神痛苦。”对于死者而言,生命权受到损害本身无法弥补,对其进行赔付体现对死者生命权的尊重;对于死者家属来说,该公民的死亡无疑在精神上给其家属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因此,死亡赔偿金就只能是精神损害赔偿。

笔者认为,死亡赔偿金性质不是人的生命的价值,而是人的劳动能力的在可预期的生命年限内按通常劳动力价值标准计算所能创造出来的价值,与人的生命期限有关,而非受害人生前所有的财产,性质上不同于遗产。受害人因人身损害死亡,家庭丧失的可预期收入。因此,死亡赔偿金是财产性的、物质性损害赔偿。

2、死亡赔偿金是否应属于死者遗产

第一种观点认为:死亡赔偿金应属于死者遗产。理由如下:《保险法》第四十二条规定“被保险人死亡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金作为被保险人的遗产,由保险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规定履行给付保险金的义务:(一)没有指定受益人,或者受益人指定不明无法确定的;(二)受益人先于被保险人死亡,没有其他受益人的;(三)受益人依法丧失受益权或者放弃受益权,没有其他受益人的。”本案中陈某6的死亡赔偿金具有人身补偿的类保险性质,由于没有指定受益人,其应属于死者的遗产。

第二种观点认为:死亡赔偿金不应属于死者遗产。理由如下:1、我国《继承法》第三条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包括:(一)公民的收入;(二)公民的房屋、储蓄和生活用品;(三)公民的林木、牲畜和家禽;(四)公民的文物、图书资料;(五)法律允许公民所有的生产资料;(六)公民的著作权、专利权中的财产权利;(七)公民的其他合法财产。”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三条规定“公民可继承的其他合法财产包括有价证券和履行标的为财物的债权等”,第四条规定“承包人死亡时尚未取得承包收益的,可把死者生前对承包所投入的资金和所付出的劳动及其增值和孳息,由发包单位或者接续承包合同的人合理折价、补偿、其价额作为遗产”。由此可知,我国《继承法》和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中的遗产不包括死亡赔偿金。

笔者赞同第二种观点。死亡赔偿金是指侵害公民身体造成死亡的,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抚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可见,从法律性质上讲,死亡赔偿金既不是对死者财产损失的赔偿,亦不是对死者生命的赔偿,换言之死亡赔偿金不是对死亡者本人的赔偿,而是对死者亲属的经济补偿和精神抚慰,不属于死者遗产。其次,死亡赔偿金的目的是对死者近亲属由于失去亲人而产生的精神损害的补偿,并不包括对其它损害的赔偿。

综上所述,死亡赔偿金是物质损害赔偿,不宜认定为死者遗产。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按照这一思路对陈某6的死亡赔偿金进行了共有分割,而不是按照《继承法》进行法定继承处理。

上一条:韦某诉莫某公路旅客运输合同案 下一条:广西来宾市兴宾区某某乡初级中学(反诉被告)诉姚某某(反诉原告)学生食堂承包合同案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Copyright ©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站推荐您使用IE7及以上浏览器